托育园

托幼园——“解锁”0~3岁婴幼儿托管“好去处”

2021-08-09 作者:王宇涵 来源: 所属分类:托育园 标签:

 

当前,不少家庭养育负担较重,家庭成员在隔代照护观念上也存在分歧。一方面,要为工作繁忙的年轻父母进行部分“松绑”;另一方面,全国各地正在不断“解锁”的托育机构逐渐进入公众视野,选择购买托育服务逐渐被一些思想前卫的家长所接受,并试水良好。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建设,相关规定陆续出台。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到2025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基本健全,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明显提升。

4月21日,在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英堡贝国际早教托育中心乳儿班,儿童座椅上的3个小宝宝开启新一天的托育生活。

清晨雨歇,街景中陆陆续续的身影,显露出稍许匆忙。背着卡通小书包,这些还不足3岁的孩子,在父母或老人的牵领下,来到了托育机构。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形势下,智能机器打卡、体温测量以及为手消毒,完成一整套常规流程后,很多孩子轻车熟路地冲向了“教室”。说是“教室”,其实这里的布置更像是另一个“家”。

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一家名为优培的托育中心,在这个与陕西、甘肃交界的小城市,见到了以上热闹景象。负责人鄢红梅说,托育中心设置了4个班级,为近60个孩子提供生活照料、游戏活动等托育服务,其中年龄最小的孩子仅1岁多。以这家托育中心为代表,短短一年时间,广元市“小步快跑”完成了托育机构的多点布局。全市注册专业托育机构32家,其中19家拥有普惠托育资格。

目前,国内托育机构一般设置乳儿班、托小班、托大班三种班型。“经过运营测算,托育人员与婴幼儿的比例至少达到乳儿班1∶2.5、小托班1∶4、大托班1∶5,才是相对合理的。”在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英堡贝国际早教托育中心负责人张淑芳坦言,对于这个新兴领域,很多细节还亟待进行规范,其中师资是行业面临的最大难题。

4月21日,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凯迪兰德托育园中,温馨的小床为孩子们提供了踏实的睡眠环境。

托育人员主要负责婴幼儿照料、看护和保育,应当具有婴幼儿照护专业背景,受过相关婴幼儿保育教育培训。近年来,全国各地积极选拔人员,参加教育部“1﹢X”幼儿照护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考评员培训。绵阳市建立相关培训学校,并建立实训基地,与10余所省内高校建立合作关系,承接婴幼儿照护专业学生实习培养。相关数据显示,绵阳市经营托育的园所已达到553家,供给托位数超过2.7万个。

未来,随着托育观念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员将被填充到“缺口”中。在绵阳、广元两地,目前都成立了托育行业协会,以带动整个行业发展。张淑芳和鄢红梅具有资深经验,承担起会长职责。

4月21日,四川省江油市金雅园托育中心的孩子们正在就餐。每日的“三餐两点”都要符合营养膳食要求。

两地所有的托育机构都在硬件设施上实现了“软包”,尽可能在儿童可触及范围内,对墙体、地面进行“包装”,给他们柔软保护。除此之外,针对不同年龄阶段儿童所开发的游戏工具,以及感统训练设施等,也都深入孩子日常。

两位托育协会会长都表示,为0~3岁儿童提供的托育服务,和传统幼儿园相比有很大不同,将之归卫生健康部门管理也最为合理。从生活保健、生活护理、营养膳食和生活制度上,儿童生长发育每个“小阶段”,都需要科学的精细调整,“我们期待相关规范愈发成熟,有了标准有利于让更多机构参与到托育服务中来。”

4月19日,在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智尚示范托育中心活动室内,简单的集体小游戏让孩子们度过了欢乐时光。

在广元市青川县这个地方财政并不充裕的“小地方”,智尚示范托育中心的出现为当地打开托育市场、增强公众认知埋下了一颗种子。公立幼儿园成功拓展进入托育领域,虽然当下招收的孩子多为2~3岁,但切实解决了不少家长“分身乏术”的难题。中心负责人吴斌说:“我们接收的年龄最小的儿童还不满2岁。在小县城,托育服务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被家长们广泛接受。其实,我们已经接到过2岁以下儿童家长的咨询。有一些家长心存疑虑,会选择先交一个月的费用试试。”

而地处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英堡贝国际早教托育中心,已经开设了乳儿班,“老学员”米果来时才半岁,现在一周岁了。在绵阳市涪城区金稚园托育中心,酣睡中的小宝才5个月大,目前他们对小宝的训练主要包括对消失物品的找寻,以及精细动作能力的培养。机构负责人李通俊坚信:“我们从一个孩子开始做起,就会慢慢赢得口碑。”据了解,广元市也正在加大力度“解锁”乳儿班。两市不少托育机构负责人表示,年龄比较小的儿童在与父母的分离焦虑上,体现出良好的耐受性,通常一到两周就可适应“新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反而需要花费不少精力缓解家长的焦虑情绪。

4月21日,在四川省江油市的小月芽托育中心院子里,孩子们一边快乐游戏,一边等待前来接自己回家的父母。

目前,绵阳、广元的大多数托育机构为了满足家长需求,不分寒暑假提供服务,但这些机构在运营过程中除去房租、水电、人力等成本,都要面对阶段性亏损的问题。托育机构收费上,主要包含保健费和伙食费两个部分。幼儿年龄层越小的班级,收费标准也相应越高,总费用从每月1500元左右到每月5000元左右不等,交付多个月费用或可享受折扣。但一些家长还是考虑等孩子年龄再大点、收费再低点的时候,再送孩子到托育机构

部分机构负责人表示,经过粗略测算,收到50~60个孩子的时候,或能实现收支平衡。“我们有信心把托育机构做好。随着国家政策推进,托育体系也会越来越完善,我们的服务也会更加专业化和精细化。”四川省江油市的小月芽托育中心负责人龚婷说。

在中心门前,一位来接孩子的家长说,之所以选择托育机构,是因为和家中老人教育观念出现分歧,选择专业机构对孩子的培养也会更加科学,孩子也比较喜欢来这儿玩耍。她笑了笑,“就是一到‘放学’时间,孩子会心急回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