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课程

她扎根幼教20年,把奥尔夫音乐送进3700家幼儿园,开创0-3精品奥尔夫音乐托育课程

2021-07-30 作者:孟晚丹 来源: 所属分类:托育课程 标签:

 

乐蓓儿,一个可爱的名字。祁娟的理解是:“乐”有快乐和音乐的双重意思,“乐蓓儿”的含义在于让人能够快乐地学习音乐。北京乐蓓儿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乐蓓儿”)十多年来的工作重心一直是:推动和实现世界优质儿童音乐教育在中国的普及。其教育理论的中心是奥尔夫教学法,基本理念在于从音乐产生的本源和本质出发,诉诸感性,回归人本,从而启发孩子发掘自己的天赋。

创始人祁娟究竟如何与奥尔夫教学法结缘,如何一步步将其在中国深化、改进和落地,以及如何将奥尔夫音乐逐渐辐射到3700家幼儿园?在托育大潮来临前,又是如何首当其冲开创0-3精品奥尔夫音乐托育课程的?本期《齐胜精英访谈》,我们一起走进乐蓓儿音乐祁娟的创业故事。

乐蓓儿音乐教育 祁娟的创业故事

05:29

说起山西和顺,多数人可能不认识,但是,你一定听说过“牛郎织女”的传说。是的,和顺就是诞生了这个传说的山水之地。这里峰峦叠嶂,夏少蚊虫,被称为“华北”的后花园。祁娟就出生在这样的地方,附近山灵水秀,生态环境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和顺人。

1

飞出大山:童年,父母的启蒙

祁娟至今认为,家庭环境对自己的影响不小,尤其是童年。

父亲学习成绩优越,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一走就到了山西财经大学,随后回家乡负责会计工作,创办了雇佣有300多工人的大工厂。母亲从小随外公学中医,又能歌善舞,成为了备受尊重的乡村医生,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那时没有“幼儿园”这个概念,母亲会将村里的小孩子聚集起来,带他们唱歌、吃水果、讲故事。

这是一个文化素养和音乐素养相对偏高的家庭。父母热衷于音乐,祁娟进入小学的时候,家里已经有电子琴和卡拉OK功放,用于平时举办“音乐会”。小时候每每有这样的画面:父亲弹起《东方红,》,母亲唱歌,祁娟和弟弟则在音乐声里跳舞。在这样的熏陶下,祁娟从小就像一个男孩子,爬树、打枣、摘野菜这些很“野”的事情样样在行。

但父母并不满足于此,他们希望儿女能像鸟儿一样飞出大山,飞得更远,飞出自己的人生。

“要走出大山,从山西太行山里飞出去”,这是祁娟的母亲从小为两个孩子定的目标。村里上“幼儿园”,乡里上小学,县城上中学,祁娟的人生就是一部不断向外拓展的探险。

1999年,她又自己选择飞到山西省太原幼儿师范学院读幼师专业。在这里,她遇到了一名启蒙老师,从此命运与奥尔夫音乐紧紧相依。

“老师在我的心中种了这样一颗“快乐”的种子,奥尔夫音乐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志和生活方式。”祁娟回忆的时候,表情充满坚定:“我没有一天离开过奥尔夫音乐,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离开奥尔夫音乐会怎样,总之在我19岁的时候,就下了这样的一个志向,就是要奥尔夫音乐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奥尔夫音乐,从此成为她事业唯一的重心。

19岁立志,执着坚持20年,至今39岁,一生献身儿童音乐事业,不折不扣不回头。

2

因为孩子,投身托育事业

毕业后,祁娟进入北京一家下属宋庆龄基金会的幼儿园当幼师,经历了种种该有的快乐和烦恼,也积累了大量幼教从业经验。她从一个新手小白逐步成长,到第五年已经成为幼儿园奥尔夫音乐课题组主任,带领团队参与到北京市关于奥尔夫音乐课题的研究中。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她离开幼儿园,加入一家台湾企业做教育培训,方向依然围绕奥尔夫音乐体系。在这里,她将研发、升级培训、推广等整个流程都走了一遍。

2009年,女儿降生了。祁娟辞掉了工作,一心一意投入到乐蓓儿的创业中。“首先,我自己是一名幼师,知道一线工作的不容易;其次,幼儿园少有抓手,对各个领域的专业技能大家是都学但又普遍不精通。”祁娟谈起了创业,“读幼师的3年和在幼儿园工作的5年,我受益于奥尔夫音乐带给我的价值,想把它传播给更多人。刚创业时,我们想叫乐(yuè)蓓儿,乐可以是快乐或音乐的意思,寓意快乐音乐。不过很多老师和同学喜欢叫乐(lè)蓓儿,就逐渐叫开了。”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受益于蒙氏教育,因为奥尔夫音乐体系正好补齐蒙氏教育短板。其次教具“物化”让孩子们手中有科学的教具,解决了可操作性,更好的推进了共同的教育价值观“全人教育”。

创业前,祁娟已经对奥尔夫音乐有了充分的接触和了解,她希望能将奥尔夫音乐深入到更多家庭,为更多孩子带去启蒙教育。那时,幼儿园常见的音乐教育是通过教小孩子跟节拍唱歌、跳舞或教习乐器知识来完成,本质更像中小学的音乐课和唱歌课,对孩子潜能的引导和发掘不足;而奥尔夫教学融合了语言、动作、音乐三个元素,能融入很多艺术的同时,唱响美术,“它期望培养的是全人的教育,不是培养音乐家。”祁娟说道。

适时推出的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恰好补充了中国幼教行业在音乐教学方向上的不足。蒙特梭利教学法覆盖过的教育机构,经常对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也很欢迎,也有相当多机构不接受和坚持用原本的教学方法。不管怎么说,乐蓓儿和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慢慢扎稳了根,蔓延、生长,知名度随着时间不断扩大开来。

3

扎根音乐教育:

创业乐蓓儿,寓意快乐音乐

祁娟对奥尔夫音乐的执着远超一般人。卡尔奥尔夫(1895-1982)老先生去世当年,就是她出生时间。她开玩笑称,自己就像在延续卡尔·奥尔夫的事业。而她,确实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

她多次带领中国幼教团出访外国,足迹到达德国奥尔夫研究院、韩国国立奥尔夫研究所(现韩国奥尔夫协会会长单位)、维尔纳等地,团队再将学习到的内容融入教学,再传播给更多国内机构。例如,在韩国接触到的两套奥尔夫课程体系已经被引进了国内。

她继续深耕课题研究领域,申请中国教育学会“十二·五”重点科研课题奥尔夫子课题,自主研发奥尔夫六大专业教程体系:园本、巅狂、分科、悦动、蒙奥、进阶,开办以“奥尔夫音乐艺术与幼儿园一日生活的结合”为理念的乐蓓儿音乐艺术特色幼儿园。随后,她又前往德国莱法州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

没有成熟的先行者,全靠慢慢摸索,北京乐蓓儿就这样跌跌撞撞往前走。

在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奥尔夫音乐教学逐渐融入了家庭、入户培训等领域,北京乐蓓儿在国内外也越来越闻名。2016年,祁娟受聘为北京科技职业学院奥尔夫研究所所长、国际幼教学院客座教授、学科带头人,并受邀参加美国奥尔夫协会年会。2017年,乐蓓儿获评为“2017年中国行业影响力品牌”,成为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副会长单位。

如今,乐蓓儿已经开发了自己的课程体系,将中国传统文化,如民族音乐、仁义礼智信、孔子六艺等融合进教学法,内容更接地气,也有助于培养孩子的品德。乐蓓儿的公司使命这样写道:“1000万儿童艺术天赋觉醒、100万儿童艺术天赋明显增长、10万儿童人格完满心灵自由。”这是对奥尔夫教学法基本理念的延续,是对多年来认真做同一件事的诠释。重在启蒙,而非填鸭式教学;放眼未来,而非当下的卷面成绩。

祁娟说:“教育是静等花开的过程,不可以急功近利,更不能拔苗助长,要往下扎根才能向上结果,所以不能操之过急。”如今,幼儿园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力、毅力、专注力等能力,现有课程分为5个阶段,每6个月为1个level,融合了针对孩子们的视、听、嗅、味、触5种感官的课程。周一融合的是音乐和语言,周二融合音乐和美术,周三融合音乐和运动,周四融合音乐和精细动作,周五融合音乐和烹饪课堂。多维度能力的培养融入到孩子们每一天的引导当中。而这样的教学体系,11年来已经辐射了3700多家幼儿园,为成千上万个孩子带去了启蒙教育。

从山西和顺出发,飞出大山,飞入幼教行业二十年,至今获得了斐然的成就,有人觉得祁娟老师的一生像个传奇,而她淡淡地说:“没有传奇。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凡有气息的人都有学习音乐的权利和天赋”

关于音乐教育的未来,她这样说:“我相信会越来越多的人会需要音乐课程,就像关于语言、运动和音乐艺术等在整个音乐活动当中是缺一不可的。未来对托育行业里面,我希望(乐蓓儿)这样一个小小的声音,能够影响和帮助到更多的家庭小朋友们,然后尤其是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幼师,能够滋润到他们,陶冶他们的情操,从而美化孩子的生活,让孩子从小热爱生活,用音乐来装点自己的生活世界。”

记者手记

起初了解“乐蓓儿”是在幼教展位上,一群音乐人,穿着奇装异服,拍打着鼓,跳着欢快的舞。欢快的节凑一下子感染很多人,一群幼教人自觉围了上去,跟着唱,跟着跳,那一刻瞬间然后了我。这就是音乐的魅力,这就是奥尔夫的魅力。祁娟从业20年,创业十年,从一名普通的幼师到一名儿童音乐教育品牌的推动者,在身份的转换的过程中,她经历了太多的挣扎与无助。就是因为乐蓓儿人的那份坚持,当她想放弃的时候,总有一种力量在激励她前行。那是一种互相感召的力量,那是一种支持的力量,让祁娟变得更加的坚强。这股力量成就了“乐蓓儿”,也帮助了千千万万孩子对音乐最初的启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