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当前位置:深圳托育加盟 > 未分类 >

托育悬在“风口上”,撑过了这个寒冬,便是春暖花开!

2021-08-11 作者:演员李健 来源: 所属分类:未分类 标签:

 

?中国的托育市场,近日正式迎来“大风过境”。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中专门提到:“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显而易见,在2019年“幼有所育”作为补齐民生短板的重要内容,已经被国家被摆在了首要位置。一双无形的手,即将点燃一个新兴的市场。但站在“托育金矿”的门口向前望,很多从业者却仍然眉头深锁,直呼“前途未卜”。

▲图片来源:汇美国际托婴中心

一个新风口的渐行渐近

“推动托育的发展,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作为一种母职替代性公共服务,针对0-3岁儿童的幼儿托育近年来越来越火。全国政协委员王学坤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现实与需求间的割裂,供需端的极不平衡,是催生这个市场的关键。

“由于中国家庭面临着女性发展意愿和生育意愿间难以平衡、隔代教育观念存在差异、保姆带孩存在安全隐忧等问题,社会对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日趋强烈。

婴幼儿照护关系着每个家庭,不管是之前的一胎政策还是现在的二孩政策,只要生小孩,就存在照护的问题。但现实情况是,现行的产假制度不能保证家长可以照护婴幼儿到入托,政府也无法包办全部的婴幼儿照护服务。”

▲图片来源:汇美国际托婴中心

一方面,自2015年以来,政府就出台了多个政策,缓解我国育儿成本过高的难题,提振生育率。站在新时代更宏观的背景下审视,托育服务可以看做是国家“育人革命”的延续。

另一方面,与海外情况对比来看,中国幼托的市场空间和机会仍然很大。据相关行业人士调查显示:“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5个成员国中,约1/3的0~3岁婴幼儿受到不同形式的正式照料。法国、瑞典等地的入托率几乎高达50%,新加坡的近90%。相比之下,中国目前入托率仅有4%。”

“有需无供”的现实之外,是资本的跃跃欲试。不过政策的鼓励,资本的助力未必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布局托育,从入门到放弃

基于市场需求和政策鼓励,近几年来,很多人瞄准了托育行业。但市场需求走在政策前面,必然会带来的问题是,在缺乏行业标准、缺少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大大小小的托幼机构良莠不齐、野蛮生长。

▲图片来源:汇美国际托婴中心

现阶段0-3岁幼儿托育服务机构主要有以下四种类型:

第一类是家庭式个体托管机构。这类机构规模很小,一般以看护幼儿为主。由于从业人员素质较低,且无证经营不合规的较多,机构是否能够很好履行托育服务的职能存有很大问号,且这种类型的机构在欧美国家比例已经开始下降。

第二类是托幼一体化机构。因为家长普遍对幼儿园托班或公立机构更信任,少数幼儿园如果招收托班、小小班,家长都会趋之若鹜。但这部分资源十分有限,只能够覆盖到极少数家庭。

第三类机构是专业的托育的机构,实行连锁化的经营与管理。这类机构政策监管相对容易,服务质量也更有保障。

在国外,这种专业类型的机构是大势所趋,拿美国托育巨头Bright Horizon来说,目前经营托儿所和早期教育中心数量已经达1082个。

第四类是早教机构兼收的少量托育班。虽然市场上早教机构众多,但是由于托育机构的服务内容与场地与早教机构的完全不同,与托幼早教所面临的客户需求、运营模式、盈利模型都是非常大的差异,所以很多这类机构是不达标的。

“蓝海市场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年龄层越小的教育服务,对细节的要求就会越高。托育涉及孩子的安全与保障,事实上是壁垒很高的行业。”

师资、品控、监管,这些都是很多机构做不到,没做好的。所以资本的快速涌入可能会带来恶性结果,成了很多业内人士忧心的问题。“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由于频出的学前教育新政,中国早幼教资本的内外压力不断加大。幼儿园上市之路基本被堵死后,一些关注学前教育的资本力量开始转向布局托育赛道,实行资本与风险的转移。如果经营不善的资本入驻,可能导致消费者不信任,直接带坏了整个行业的风评,要所有从业者来买单。”

比起资本的乱入,更让业内人士踌躇的是政策落地的脚步。

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不健全,目前幼儿托育服务缺乏规范管理和行业标准。虽然政府工作报告为托育市场的发展添了一把火,但现在出台的均为地方性政策,国家层面的政策推进需要各地的试点反馈,并且政策的磨合完善也需要时间。

由于现在整个行业现在比较初期和弱小的阶段,是否能在市场化的情况下,给予服务机构税费减免、资金支持、水电气热价格优惠等扶持,决定了很多人在这个行业的去与留。

“一方面,没有监管细则的托育行业仿佛水中的浮萍。毕竟知道了标准,才有提升的空间。另一方面,在0-3岁托育服务体系中,政府既是运动员,也是教练员,同时还是裁判员。除了企业自身的发力外,政府如何发挥出相应的角色作用,也还留有悬念。”

绕开行业的墙,如何前行?

在托育这个细分市场里,刚需、痛点、规模都有,如何抓住转瞬即逝的时间窗口快速成长,才是关键。

关键点一:找准托育市场用户需求。要想从这个赛道跑出来,首先要找准这个细分领域的客户真实需求,核心在于为家长提供优选、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关键点二:师资培训是企业最重要的内功托育行业说到底也是教育行业。行业发展的好坏与师资水平密切相关。婴幼儿阶段家长的试错成本尤其高,但合格教师和看护人员的缺乏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

“由于0-3岁儿童大多处于牙牙学语阶段不会表达,托育行业对从业人员的责任心会提出更大的要求,除了看护之外,老师需要还根据孩子身心发育的情况开展课程,但目前优质师资严重不足。现在很多托育机构的保育员,大多是普通的幼教从业者,培训七天到十五天左右就直接上岗。但专业的托育人员要求,甚至比幼儿园教师的要求还要高。”

目前,国内对于托育专业人员的培训刚刚起步,行业发展正在处于探索阶段。以北京汇美幼大为例,作为0-6岁婴幼儿教育方案解决专家,汇美幼大依托国际婴幼儿教育协会(ICE)专家智库资源,链接大陆与台湾婴幼儿教育产业,并进行两岸托育体系的嫁接与落地转化。目前,汇美幼大已经组织多批次托育培训班,学员反馈良好,未来的培训也将更加精细化和系统化。

▲汇美幼大台湾托婴落地课程培训

关键点三:建立用户信任与强势的品牌认知虽然整个早托行业的发展前景尚未完全明朗,但多位业内人士反应,早托卡位战已经打响,区域性龙头将在1—2年出现。“通常行业第一会迅速占领市场大部分份额,在用户中建立起强势的品牌认知,让后来者难以超越。特别在最近几年这么多起虐童事件发生以后,怎样让社会托育机构得到家长的信任,这点非常重要。

近两年,随着政策不断深入和资本扶持,幼儿托育市场也开始走向更多元、规范的状态,新型多元化商业机构也已经纷纷进行了各种服务模式探索。对于这些头部机构而言,如何拓展服务、增加收入、提升坪效,弥补纯粹托育模式在收益上的瓶颈,成为赢得卡位战的关键要素。”

政策的逐渐落地,必将掀起了一场大洗牌浪潮。但我们相信,在法制完善的土壤上,唯有坚持价值的产出才会得到市场的回报。优秀的企业一定是市场参与者用真金白银选出的,是通过激烈的市场竞争胜出的,而不是通过温室培养出来的。

结语

▲▲▲

人们常常把一个初生的行业比作一颗萌芽的种子。当我们种下时,可能不会知道它什么时候变成一棵大树,但我们就是知道,它终究有一天会为路人撑起一片碧荫。

3月15日上午9时,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了闭幕。很多业内人士都表示,两会期间政策上的多方面回应,将有力推动托育市场快速成长期的到来,2019年,这个市场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始。

虽然一定会有很多企业倒在黎明前的黑暗,外部压力也会给从业者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正应了那句话,教育行业不是逐利场,任何违背教育规律的热闹终究会归于沉寂,经历过政策带来的增长红利期,大浪淘沙,企业才会对市场更敬畏。

“所以我们始终相信,撑过了这个寒冬,便是春暖花开。”

相关阅读